2005年5月2日

Fear

也許還沉浸在喜悅中
淡淡的恐懼卻也開始浮現

去年二月過完年開始準備托福
生日當天考完
四月到六月在美加上GMAT
八月考了第一次
十一月考了第二次
才開始匆匆忙忙準備essay推薦函等文件
幾個星期的反覆思量
一月初把所有學校的東西在second round前丟出去
開始等回應
捐了善款給Michigan;Carnegie;Austin;Yale等四間

UW是在眾多拒絕信後的第一間有面試的
講的很爛

白痴到把Indiana Kelly的interview invitation當成確認信
上個月才講完
講話小有進步
目前尚未有決定

技術性得到的Minnesota Carlson
在線民的密報下
預料之外的逆襲
好在技術性達陣


時間算算
再兩個多月的時間
就要離開這個地方
雖然三年十個月前也是離開去金門
現在的感覺
卻完全不一樣
當兵期待著退伍
而今天
眼前的是

未知

1 則留言:

QUEENS 提到...

不就期待畢業嗎...:P
其實台灣真的超西化,到美國生活上的culture skock我覺得不會很大,但是lifestyle的確是迥然不同的。我是覺得你們很幸運阿,因為是兩個人,快樂是加倍,難過變一半(是這樣吧?!..:D)語言上的話一開始一定會很挫折,不過大部分中西部的人都還蠻友善的,大體上來說偏北方的人有一點比較冷淡,但是至少有一種疏離的禮貌。實際生活幾個月之後語言一定會進步的,當然前提是真的有在跟人交談啦...,真正要到流利的地步至少要半年吧,其實也是一種週期性的cycle,到某種階段就會有瓶頸,會很挫折,但是過了其實就好了,等到需要用電話跟客服吵架的時候你就懂我的意思...。而且,無論如何,我們是外國人,本來就沒有理由講的一口純潔無暇的英文,本來就有很多字彙是我們不知道的。即將告別時忽然升起的恐懼跟焦慮我懂,不過現在回頭看看,才了解,往外走才知道自己能走多遠,遠行後才知道根在何處。不管我們走多遠,不管我們走去哪裡,這些都是生命的歷程,是一種累積,無論所謂未來如何。